当前位置: 首页 > 福利文字阅读 > 正文
avatar

  言归正传,今天要说的是一个比我小三岁的一个90后女生。我今年24周岁,闲来无事就是逛逛论坛,泡泡贴吧。今天的事情就是和贴吧有关,我玩贴吧已经好几年了,有幸做上了本地贴吧的一名小吧主。没事就是删删帖子,发起一些小活动。大约在两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应大吧主的要求,一同参加晚上的小聚会,我酒量一般,所以懒得去那些酒场,但是经不起软磨硬泡都是不错的朋友,最后还是妥协了。去就去吧。

  晚间吃饭坐在一起,陆陆续续来了一些熟悉的吧友,打过招呼后便都坐了起来。刚要安排点菜的时候,一位个子不算太高但是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小女生突然推门怯怯的走了进来。说了一声:“大家好,我是咱们贴吧的 XXX”。我的眼前一亮春心荡漾,我喜欢那种小萝莉型的女生,赶忙招呼一起坐下。点菜之后大家都做了自我介绍,上菜后都互相认识了一下,便开始你来我往的喝酒,当然小女生没有喝。时不时的我会注意她一下,表现的很害羞。这让我更加喜欢了,无独有偶晚饭过后我喝多了。但是意识还算清晰。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几个女生坐上了我的车,当然也有那个我心仪的小姑娘。大家不要多想,当时单纯的就是想把他们送回家,先送的别的女生,最后送的那个我心仪想女孩。一路迷迷糊糊闯红灯超速,总算把她也送到了家,在县城边的一个村里。村口他说让我把她放下,下车前我说了声你很漂亮,我有点喜欢你。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然后说了句回家小心点。然后就消失在黑夜中。沉沉醉醉中我也返回了我自己的家。

  第二天便发动吧友,取得了小女生的联系方式,并表明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想谈朋友。却以一个很荒唐的理由把我拒绝了。嫌我太高了,墨迹了好久一气之下便拉黑了,至今拉黑加好友很多次。期间我也由于家里的要求于一个相亲的姑娘结了婚,在这简单说一下我自己的老婆,与我岁数相同,由于在外县上班,上班比较辛苦,上一天半休息两天半,在这样的便利条件下,我很幸福。因为有时候老婆会不在家。

  今年过年后一个晚上正在陪领导吃烧烤顺便陪领导喝了点白酒,QQ突然弹出来一条验证消息,我一眼看出了是她便加上了好友,聊天之中跟我透露出她失恋了,我安慰了许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突然她提出让我去陪陪她,一杯多白酒下肚壮了不少胆子,饭后直奔之前去的那个村口。她早已坐在那里等我,双手抱腿在那坐着发呆,天气还很冷,我赶紧让他坐上车,聊了几句我说喝了不少酒实在是怪难受,不然你跟我回家吧。(老婆没在家,后面那句话其实也是随口一说) 没想到她点点头,我一看情况不错,有机可乘果断飞速回家。路上也在多多许许的安慰着她。

  回到家后谈了很多,谈为什么她不会接受我,她告诉我当时她也有男朋友,也很喜欢我,但是我这样让她很难,问我还喜欢她吗,我说喜欢,就是单纯的喜欢,永远都不会变,她点点头,抱紧了我,她说对不起,当初是她没有选择我,而如今我已经结婚。我说我对你的喜欢不会变的,单纯地藏在心里。然后我的开始亲吻她的嘴,她没有躲还很迎合我。于是我更加的放肆一些,开始抚摸她,她发出轻微的呻吟声,胖乎乎的胸很大,摸着很有手感,顺势我又亲了下去由嘴到脖子再到胸。轻轻的褪去她的上衣内衣。亲吻着她的乳房,她的呼吸急促了,我的一只手摸向了她的下面,刚伸进她的内裤,她双手捂着我的手说不要,眼神好像在祈求我一样,我轻轻的趴在她身上凑在她耳朵旁说,亲爱的就这一次好不好,沉寂了许久她点点头,让我的手在次伸进她的内裤,依稀记得摸到很稀疏的几根阴毛,很是兴奋,用手指挑逗着他的阴蒂,她也不在控制呻吟着。不一会便流了很多水。我见时机已经成熟,迅速的脱下她的裤子,长棍直入她的小妹妹,她啊~的一声吓我一跳,她说你轻点,我轻声应答着然后慢慢的做起来。不过倒是她看起来很生疏,更激发了我的性趣,JJ在她的小妹妹里面奋力的抽插着,她也很忘我的小声呻吟着。没有10分钟我就感觉他的小妹妹把我的JJ夹的很紧,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于是我也加快了速度,即将射出的时候拔了出来一股脑的都射在了她的肚子上。酒后感觉体力跟不上特别的笨重。找了纸擦干净以后我俩又相拥吻在了一起,然后又说了许多之前的事情。她说她跟男朋友只做过两三次,难怪那么生疏。这也算我的福气了,其实我也不愿意给人开苞。实在除了自己一时的兴奋一点意思和乐趣都没有。

  谈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起睡着了,早晨起的很早把她送回家,然后赶紧跑回家,开始收拾屋子,床铺,要知道今天老婆就要回来了,所以把床铺收拾的很干净,扫出很多长头发,整理完都倒在外面的垃圾桶,自己才算安下心来,去上班,下班后一起和老婆回到家,当时很紧张生怕老婆发现蛛丝马迹啊。还好老婆什么都没有发现,就这样心惊胆战的度过了一下午。

  后来陆陆续续的跟她发生过几次,也都很谨慎,怕被老婆知道就死定了。最近听说她家里又给相亲了就没有怎么联系。

  最后要说一下,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许是误打误撞或者偶然,且做且珍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有了,也要做的隐蔽一下,不能被发现,挺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