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七杂八东西 > 正文
avatar
为何古人怕给新娘子“破处”?

现代社会将“处女”看的比天还大,许多男人都渴望自己拥有的女人是个纯洁的处女,没有被别的男人玷污过,自己能占有她宝贵的“第一次”。但纵观湟湟五千年华夏历史,文明的辉煌中却参杂着一个惊人的现象:我们的祖先们居然忌惮与新娘子“圆房”,惧怕给自己的新娘子“开苞”!而这绝非危言耸听、空穴来风。

据古籍记载,在中国古代的稻作民族地区,尤其是南方一些少数民族部落,有一种颇为愚昧的怪俗:男人“只与黄花闺女谈情,不与黄花闺女洞房”。这儿的人们视破坏女子童贞为最大禁忌,从内心深处忌惮与“黄花闺女”圆房,很多男子心甘情愿地将新娘的“初夜权”拱手出让给巫觋、部落首领等。

这一怪现象,在世界各地的原始部族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反映。据了解,在澳大利亚的一些原始土着居民部落那里,也有一种“处女禁忌”现象,部落里如果有人结婚,人们就纷纷前来祝贺,大家尽情地跳舞、喝酒。当狂欢达到高潮时,部落里的一些人把新娘簇拥到另一间房间里,用石器或其他什么工具破除她的童贞,然后,由一个人带着沾有处女血的东西向大家展示,至此,婚姻仪式才算真正完成。

在赤道非洲的马萨,在马来亚的沙凯族,苏门答腊的巴塔斯族都有这样的习俗。有些部落请丈夫的朋友,有的则由姑娘的父亲,有的则由部落里的特殊的人物来完成这一工作。在西里伯尔的阿尔福族那里,新娘的父亲充当这种奇怪的角色,在爱斯基摩人的某些部落里,巫师帮助新娘弄破处女膜。

在古东印度,王于结婚三日间,不能和自己底新后同寝;这三日间,由最高位的僧侣,和王妃共栖。即使是现在的印度,不少地区还盛行用木制的“神象生殖器”破除新娘的童贞,但是,完成这一人生使命的决不是新娘的丈夫;在西里伯尔的阿尔福族那里,新娘的父亲充当这种奇怪的角色;在秘鲁的一些地区,得由新娘最近的亲族及和新妇同部落的青年尝试后,才将新娘给新郎。

在关岛,有些男性去乡下四处寻找年轻处女并给她们开苞,还能因此获得报酬,这是他们的职业...因为关岛法律规定,处女不得结婚。新喀利多尼亚也有这样的习俗,处女在结婚前,要用很高的报酬雇人“破瓜”,据日本学者南方熊楠叙述,从前松本正藏游印度,寄住在某贵族家,有一天主人竟卑躬屈节地请求他为女儿“破瓜”。

那么,古人究竟为何害怕给新娘子“开苞”呢?根源得从原始的巫傩文化说起。在古代稻作民族部落,傩是一种最古老的宗教。稻作文明充满着浓郁的巫傩文化色彩,人们崇巫尚傩,对意象中的神灵采取一种蒙昧意义上的顶礼膜拜。在原始部族,每当新禾成熟后,人们不敢先吃,必定用“头生禾”献祭农神,以表示对农神的虔诚崇拜,同时也祈求农神能保佑来年的丰收。

于是,与“黄花闺女”圆房便成为一种禁忌,男子只可与“黄花闺女”谈情说爱,却害怕与“黄花闺女”洞房。男子迎娶新娘后,给新娘子“开苞”的神圣使命,只能由代表神灵的巫觋、部落首领、酋长或土司王行使,从而让这些疑似“神灵”享有“洞房花烛”的初夜权。这一原始社会沿袭下来的蒙昧怪俗,在我国南方某些少数民族地区,直至近代仍有残存。